明星姓名
  • 明星姓名
  • 常见问题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明星行程
搜索
热门标签:苍兰诀  玫瑰之战  中餐厅第六季  中国好声音2022  星汉灿烂  更多>>
当前位置: 威尼斯人v23com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
Hybe的女团故事:十年一剑还是江湖救急?

王梓越    来源:毒眸    2022-06-26 10:00:00


文 | 王梓越

编辑 | 赵普

来源:毒眸(ID:DomoreDumou)



“What you looking at?I’m fearless huh.”


戴着拳击手套,高唱着“威尼斯人v23com无所畏惧”,Hybe旗下子公司Source Music的新人女团LE SSERAFIM自出道时起,就站在万众瞩目的聚光灯下。


“防弹少年团师妹”“Hybe首个女团”的光环在身,再加上人气选秀女团I*ZONE成员的加入,LE SSERAFIM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五月最受人瞩目的新人团体。突破女团出道专辑首周最高销量记录,MV在19小时内突破1000万次观看的她们,看起来星途璀璨,成为大势团体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


但风波来得比喝彩声更快。在5月13日的《音乐银行》节目中,LE SSERAFIM凭着高达5348分的“放送次数分数”打败了韩国国民级大势歌手林英雄,取得了节目的一位。然而这一分数已远远高出正常范围,林英雄与之对应的分数则呈现出不正常的0分。而比较双方的专辑销量、收听次数与粉丝量,林英雄都有着绝对优势。随着一位奖杯而来的,是“偷奖”“注水”的指责。

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校园霸凌争议也困扰着这个新生的团体。早在出道前,被认定为“组合中心”的成员金佳蓝便被举证曾有校园霸凌历史。但在Hybe的官方声明中,情况被总结为“金佳蓝是因为处分而遭受校园霸凌的受害者”,为了“集中精力治疗金佳蓝受伤的心灵”,LE SSERAFIM将“暂时以五人体制活动”。


这一行为无疑更加激怒了本就将校园霸凌视为重罪的韩国网民。包庇加害者,甚至派出职员作伪证试图洗白,Hybe的立场似乎有意与舆论对着干,有如火上浇油,引燃了更激烈的抗议。


“Hybe新女团是真的fearless啊,有你们不敢干的事情吗?”愤怒的韩国网民提出“抵制LE SSERAFIM”的口号,风波之下,LE SSERAFIM不再是那群无所畏惧的自信女孩,而变成了公众眼中肆意妄为,不知反省的霸凌者。


Hybe的女团故事写下了光明美丽的开头,如今却陷入了黑暗沉重的低谷。而回溯Hybe的发家史,这样的情节转折并非不可理解。



从濒临破产到收入登顶


2005年,一个名叫方时赫的音乐人与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JYP Entertainment签下了解约协议。创作了《你耳边的Candy》《死也不能放开你》等经典名曲,曾担任“JYP首席制作人”的他,踌躇满志,计划着建造属于自己的音乐帝国。方时赫给自己的公司命名为Big Hit,意为“大获全胜”——这便是Hybe的前身。



方时赫与LE SSERAFIM成员合影


彼时的韩国娱乐界,SM、JYP、YG呈现三足鼎立之势。SM盛产长相姣好的“标准爱豆”,JYP以“性感清纯”作为经营路线,YG专攻肆意随性的Hip Hop,都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运营方法论。


三大巨头的重压之下,方时赫的路并不顺利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Big Hit经营不力,旗下为数不多的几个艺人成绩平平,也并未引入新的血液。直到2010年,Hybe才首次启动全国海选,为新人男团寻找练习生。


2013年6月,由7名艺人组成的男子偶像团体“防弹少年团(BTS)”正式出道。防弹少年团以“真实的青少年”为主打概念,通过欧美流行曲风阐述青春期的迷茫和思索,再通过团体综艺进一步吸粉固粉,逐渐成长为销量播放量俱佳的一线男团。



靠着防弹少年团成功翻身的Big Hit,有了更充足的财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。时间来到2019年,Big Hit的前进道路上出现了新的关键词:“收购”。


当年7月,Big Hit宣布收购人气女团Gfriend所属社Source Music;2020年5月,Big Hit再度出手,宣布成为Pledis娱乐公司最大股东,将大势男团SEVENTEEN和NUEST收入麾下;同年11月,Big Hit宣布收购KOZ娱乐,常年称霸各大音源榜单的ZICO也加入了Big Hit家族。收购行动改写了Big Hit的产业布局,防弹少年团不再是旗下唯一的艺人团体,“Big Hit家族”正在不断壮大。



SEVENTEEN


而Big Hit的野心绝不仅限于艺人经纪公司,方时赫真正想要打造的,是集合本土偶像、海外娱乐、平台供给、游戏开发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公司。2021年3月,Big Hit Entertainment去除了“Entertainment”后缀,正式宣布更名为Hybe。


在Hybe的官方网站上,这一企划蓝图由三条独立运营却互相支撑的主线构成:Label、Solution和Platform。从“运营方”到“平台供给方”的角色转变,是Hybe迈出的全新一步。原Big Hit Music及并购来的Pledis、Source Music将作为独立厂牌组成Label企划,负责艺人培养与音乐制作。Solution意味着在现有基础上扩展业务,将Hybe的商业版图外延至海外市场及游戏领域。Platform则推出全新粉丝社区平台Weverse,搭载线上演出、直播观看、周边销售等功能,建立起艺人与粉丝间的沟通桥梁。



立足韩流,走向海外,不断扩展市场的Hybe再次使出收购技能,全资买下了SB Projects、Big Machine等欧美唱片公司,而Justine Bieber、Ariana Grande等知名歌手正由这些公司代理。Hybe此举显然是为了进一步扎根欧美市场,从韩国娱乐公司变为世界级的综合娱乐巨头。


2021年,Hybe总市值达到惊人的537.48亿人民币,是三大娱乐公司市值总和的三倍有余。在销售额、净利润等方面,Hybe也均居于首位。而在疫情影响下,三大社却略显疲态:JYP销售额仅为Hybe的六分之一,净利润也同比下跌;SM连续两年亏损运营,净利润减少率达到396%;YG虽扭亏为盈,但净利润较低,销售额波动大,前途并不明朗。从财报来看,如今的Hybe,已堪与三大社比肩,甚至更胜一筹。


Hybe用十余年写成了从岌岌无名到收入登顶的神话。但春风得意之下,隐忧正在缓慢浮现。



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


广泛投资,盈利连年增长,Hybe有如韩国娱乐业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。然而在粉丝们的评价中,“三大娱乐公司”的地位依旧巍然不动,Hybe只能屈居第四。


Hybe输在了哪里?


“不是Hybe的防弹少年团,而是防弹少年团的Hybe”,这是粉丝们常说的一句话。话语中虽带有夸张的意味,却也揭露出了一个清晰的事实:尽管业务广泛,但Solution部门还未实现盈利,Weverse也尚未取得市场优势地位。Hybe的高额收入,几乎全部来自于Label的艺人运作,而其中具有决定性影响的,是防弹少年团的营收。


虽然收购Pledis后,Hybe对于防弹少年团的收入依赖从90%降低到了75%,但这依旧是一个危险的比例。这意味着一旦防弹少年团的人气下滑,Hybe的营收也会随之大幅缩水。



如今,作为Hybe当家团体的防弹少年团迎来了必须面对的危机。根据韩国《兵役法》,所有适龄健康男性必须依法服兵役。对于男艺人而言,长达两年的兵役空白期便意味着人气的下降,粉丝的流失。


尽管在2020年12月,韩国国会审议通过了别名为“防弹少年团法案”的《兵役法》修订案,将最迟服兵役年龄从28岁推迟到了30岁,也无法改变防弹少年团成员必须服役的事实。而组合中年龄最大的成员,2022年底便将到达最迟服役年龄;若全部成员都于30岁入伍,防弹少年团将有七年左右无法完整活动。


即便人气火爆如防弹少年团,也必须思考兵役带来的风险;而对于Hybe而言,寻找第二张王牌分摊危机成为了当下最重要的任务。相较于SM、JYP、YG三大娱乐公司,Hybe的商业版图虽广阔富足,却显得中气不足。


每隔1-2年推出一个新团体,保证公司新人不断代,且通过“老带新”的方式使各个团体均能保持较高人气,即使做不到领先也绝不落后,这是三大娱乐公司经营多年而确定的稳定发展路线。即使其中某个组合人气下滑或是突发变故,精密布局的“安全网”依旧能保证公司的平稳运营,没有组合可以永远处于花期,但作为集合体的娱乐公司却能做到四季常春。


这便不难解释,为什么“收购”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Hybe运营的底色。对于财力雄厚,急需扩充艺人,丰满羽翼的Hybe来说,与其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打造一个新人团体,不如直接甩出一笔钞票,买下那些拥有人气艺人的公司。男团、女团、solo艺人,Hybe的“购物车”几乎涵盖了全部的偶像类型。


收购容易,养团却难。被收购的Gfriend和NUEST如今皆已解散,成员不续约的选择令粉丝对Hybe的经营方针产生了怀疑,组合行程少、原定拍摄计划被无故取消等,让Hybe被指责为“榨干买来组合的价值就扔掉”,也因此被冠以“组合粉碎机”的恶名。



Gfriend


因此花钱如流水的Hybe,似乎并未取得想要的结果。男团方面,SEVENTEEN人气虽高,兵役期却与防弹少年团重合,无法分摊风险;而新人男团TXT和ENHYPEN虽无兵役之忧,在竞争激烈的五代男团中却并无明显优势。至于女团方面,formis_9人气惨淡,更难以担当支撑公司的重任。


收购之路不通,Hybe只得亲自出手。自去年起,打造受众更广,且无兵役风险的新人女团便成为了Hybe专注的课题。2021年,Hybe推出了多个女团企划:通过选秀方式进行选拔的《I-LAND 2》、与环球音乐旗下公司Geffen Record共同推出的全球女子团体选秀计划、新厂牌ADOR主理的新人女团培养方案。女团经验几乎为0的Hybe,终于被迫迈出了这一步。



《I-LAND 1》出道团体ENHYPEN


而今年五月出道的LE SSERAFIM不属于以上提到的任和尼斯人v23com桓銎蠡怯肫渌凳荋ybe时隔多年亲自打造的匠心之作,不如说是防弹少年团兵役倒计时之际,被Hybe推上台面的紧急保险。服化道简单且无剧情塑造的出道曲MV、全开麦安可时暴露出的薄弱唱功、部分成员练习时长仅四个月、缺乏慎重考虑和调查的成员背景,都体现了这一组合出道的仓促。褪去大公司的光环,LE SSERAFIM的各方面表现都难以让人满意。


幕后功夫薄弱,却渴求更多台前掌声。不论是力保争议成员,还是通过“注水”方式偷得一位奖项,恐怕都是Hybe为了速成下一个大势女团而不得已落下的几步险棋。手段的强硬反映出应对的无力,“肆意妄为”的背后,是前路何方的焦虑。


曾写下逆袭神话的Hybe,能否改变这座商业大厦地基不均衡的隐患,仍旧是一个未知数。


参考资料:

1. 韩娱四大社财报观察(上):入局即登顶的HYBE,横纵勾连的新格局 东西文娱

2. 娱乐法|音乐厂牌资本化运作终极模式——以BTS经纪公司HYBE为例 泛娱乐法务研究


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(ID:DomoreDumou),已获授权,版权归毒眸所有,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。



【免责声明】


关键词:Hybe | 女团 | 男团
近期热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